海曙新闻网

尽管社会各界对男性担任幼儿教师的呼声很高,但幼师中男女比例依旧严重失衡。江北区每一所幼儿园都只有一名“独苗”男幼师,海曙区幼师中男性占比不到1%——

[宁波日报]男幼师,何时不再是“熊猫哥哥”

    2019年12月18日 10:19 海曙新闻网
    字号:TT

  都说“女人能顶半边天”,可是在学前教育领域,女性几乎顶起了整片天。教育部公布的《2017年教育统计数据》显示,全国共有幼儿园教职工419.3万余人,其中专任教师约243.2万人,女性分别约为386.3万人、237.8万人,约占总数的92.1%、97.8%。由此推算,男性在幼儿园教职工中占比不足8%,男幼师在专任教师中的比例不足3%。

  记者了解到,在我市的江北区和海曙区,男幼师均只有20余名。江北区每一所幼儿园都只有一名“独苗”男幼师,海曙区幼师中男性占比不到1%。如此稀缺的状况,给这些男幼师带来了一个新称呼——“熊猫哥哥”。

  近年来,尽管社会各界对男性担任幼儿教师的呼声很高,但幼师中男女比例依旧严重失衡。

  记者 黄程

  通讯员王涛王超

  毕业生来源本就少

  坚持本专业的更少

  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,情况出现了新变化——眼下,不仅是男幼师一如既往地稀缺,很快整个幼师行业的从业人员都会出现短缺。

  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,学前教育职位有很大的需求缺口,预计到2020年幼师和保育员的缺口在190万人左右。而每年高校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仅有3.2万人至3.4万人,很多省份每年毕业的学前教育专业本科生只有200人左右,这其中男性的占比极低。在高考结束后的选专业阶段,许多家长会因为各种原因而阻止自家的男孩报考学前教育专业。

  “2007年大学毕业后,我就开始从事幼儿教育工作,前前后后在三四个幼儿园工作过,这些幼儿园中,都只有我一个男幼师。”江北中心幼儿园的吴增光老师,是该区从事幼儿教育时间最长的一位男性教师。

  “能坚持多久?”刚入职的时候,吴增光自己也不确定,“同一届同专业一共7名男生,一毕业,就有好几个男生离开了幼师行业。”

  12年间,吴增光换过工作单位,也萌生过退意。“同一届的男同学,一开始做男幼师的还有几个,现在也只剩我一根‘独苗’了。”吴增光说。

  事实上,对男幼师来说,进入幼师行业的要求比女教师更高。首先,男幼师既要有身体素质上的优势,又要在唱歌、跳舞、绘画等幼教“基本功”上达到一定水准,但这种文艺类的“基本功”,对从小没接受过相关训练的男幼师来说却是一道“坎”。再者,对于很多幼儿园来说,学校从来没有招过男老师,从头再来的培养模式,也让不少管理者心生畏惧。

  江北区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很多人不了解学前教育的重要性和科学性,简单地把男幼师理解为哄孩子的“男阿姨”,这使得男幼师在社会上和人打交道时往往有“低人一等”的感觉。

  “男教师可能没有女教师细心,但是孩子们正需要这种多元的教育。”郑先生是一名幼儿园小班学生的家长,在他看来,男老师可以给孩子上体育课、陪孩子做游戏,让孩子们的性格更加阳光、果敢,同时能培养他们的冒险精神。在一所幼儿园里,男幼师和女幼师互相补充协调,教育效果会更好。

  “希望能再多配一些男老师,让男孩们更有阳刚之气。”采访中,不少家长表达了这样的想法。

  “熊猫哥哥”受欢迎

  “孩子王”却不好当

  “幼儿园真的需要男幼师,孩子们很喜欢男老师,但是‘孩子王’不好当。”一位男幼师对记者说。

  记者到江北中心幼儿园找吴增光时,还不到早上8时,吴增光已经带着自己班上的小朋友在沙坑里玩耍了。不时有刚入园的小朋友挣开家长的手,一边欢呼着“吴老师”,一边扑进吴增光怀里。给孩子洗手、穿鞋、上课、做游戏、饭后散步、哄睡觉……吴增光的日常工作,就是每天围着孩子转,打理好孩子的大小事。

  “吴老师,我跟你说!”“吴老师,我要上厕所!”“吴老师,我杯子找不到了!”“吴老师,我鞋子只有一只了!”在和孩子们相处的时间里,吴增光既是老师,又是保姆,还要承担部分清洁工作,保障孩子们的园内安全。12年的历练,已经让吴增光成了一个“全能型人才”,不过刚走上工作岗位时,吴增光远没有现在这么得心应手。

  “我记得有一次,一个孩子上完厕所后,不会自己擦。孩子叫我过去,问题是我也从来没给孩子擦过屁股。”最后,吴增光只能一边笨拙地为孩子清理,一边呼叫保育员阿姨“增援”。

  另一项让吴增光直呼“吃不消”的工作是给女孩子梳头。“这可是项技术活!”吴增光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给小朋友梳辫子时,左右总不对称。“这个只能多练习。”吴增光说。

  “无论是带着孩子做操、吃饭还是上课,最重要的就是维持秩序。可这么多孩子一起吵闹的时候,到底是该哄,还是厉声喝止,语气和方法真的很难拿捏。”一名男幼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女幼师相对来说有天然的性别优势,在亲和力上更胜一筹;男幼师既要展现阳刚、果敢的一面,对待孩子却也不能过于严厉、粗暴,不然会让孩子产生畏惧心理。与此同时,男性天生的粗线条也让不少男幼师感觉力不从心,很多女幼师自然就会注意和记得的细节,男幼师往往需要刻意地进行自我提醒。

  为男幼师搭建平台

  共同呵护孩子成长

  “多方位发展是幼儿园对男老师的基本要求,最常见的是让男老师在一线充分参与教学工作,并发挥体育特长,与女老师形成互补关系。”江北一位资深幼儿园园长介绍。

  “大家一开始对男老师的印象比较单一,认为男老师只有在体能课上才有优势。实际上,越来越多的幼儿园会聘用专业的体育老师,男老师则和女老师一样,会在音乐、社会等领域多方位发展。”该园长说。

  吴增光告诉记者,身为幼师,语言、社会、科学、健康、艺术五大领域都要学,唱、跳、弹、画、讲五大技能也都要会。此外,还要掌握木工、劈柴、粉刷等“十八般武艺”。“有时为孩子打造一个温馨的空间,网购的东西不一定好用,自己亲手做的更合心意。”吴增光说。

  充分发挥男教师的优势,给他们压担子、搭台子,已成为各幼儿园园长在教师队伍管理中的普遍做法。

  有男老师喜欢木工、电焊,园长就将户外的一大片场地交给他,让他挖“矿井”、设坑道、搭木桥,为孩子们设计一个“挖矿寻宝游乐场”;有男老师崇尚自然教育,园长就鼓励他带着孩子“爬墙上树”、穿越障碍物、模拟丛林大作战,逐渐形成该幼儿园的特色课程——丛林野趣……

  “其实不管男老师也好,女老师也好,跟孩子相处就是要抛开自己老师和成人的身份,跟他们平等交流,做好朋友,多观察他们的喜好,顺着他们的兴趣展开话题,他们自然就愿意跟你交流。”这是一名男幼师的经验之谈。

  因为稀缺,所以孤独,这也是采访中遇到的男幼师的常态。一家幼儿园的“独苗”男幼师告诉记者,他的几项课题无法和女同事合作,很多想法也没法跟女同事沟通。虽然他很喜欢这个职业,但也存在收入不高、发展空间不大等担忧。“全镇只有一个幼儿园,就读的孩子有200余个,近几年不少到城市工作的家长会把孩子带到城里的幼儿园上学。说实话,刚来到这里的时候,我的心里很茫然,没有归属感。”海曙区章水镇幼儿园男幼师朱庚毅说。

  面对这样的现状,相关部门搭建了一些交流和关爱平台,增加男幼师的归属感和团队感。在海曙区,有一支男幼师篮球“梦之队”,他们经常聚在一起打打球赛。“我是闻裕顺南苑幼儿园唯一的男教师,以前想在学校搞一场篮球赛是不可能的事,如今区里组建了‘梦之队’,让我们找到了有相同喜好的同行。”王俊谊是名“95后”年轻教师,他的队友们,有的来自中心城区幼儿园,有的来自山区幼儿园,大多数是幼儿园中唯一的男教师。在球场上,男幼师们开始放飞自我。

本文来源:宁波日报 责任编辑:徐慧琳
分享到:
相关新闻
    关键词:

皇冠体育app